您当前的位置首页 > 婚姻课堂
穿过婚姻的浑浊与透明,让我们学会恩爱
时间:2017-03-05 10:09:20  来源:  作者:

婚姻,自从有了婚前同居之后,这个词的神秘就减了几分。尽管看着父母们这样那样的过生活,但是总觉得自己可以拥有一份别样的,所以总是抱有很多的幻想与期待。

 

然如今,若不是顺其自然到结婚,就会有这样那样的各种理由,让你还没有走入那个即是殿堂又是坟墓的“地方”。

 

无论你是未婚、刚结婚、还是已经结婚多年,或说所为夫妻已经有名无实,更甚至与你已经离婚。总有还有很多婚姻里的东西,需要我们学习。

 

婚姻中的浑浊——也许比你能想象的更加的凌乱

 

不知是否还记得杨子是谁,那个随着与黄圣依绯闻的热切,主动曝光12岁女儿的兼职男艺人。自然正牌夫人也爆了光,媒体又回想起他与黄圣依那些若有若无的传闻——反正杨子的公司只签了黄圣依一枚女星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

新闻里有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这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到的,说的是夫人陶虹(重名)。朋友说:其实对黄圣依来说,这话也适用吧。我比较务实,答他:其实,大部分女人都做得到。光我身边,既有忍气吞声的原配,也有看得开若有其事的,更有两夫妻各有各潇洒,人前十指交握,人后不知所踪……中国的婚姻现状一言以蔽之:多元。

 

三四年前,已经有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认真地跟我讲自己的爱情观:“如果他在外面有什么事儿,只要不离婚,不影响家庭和工作,别花太多钱,我想我真的能接受。”我看着她俏丽活泼的一身少女装束——正是那年流行的连体裤,一时不知如何应对。

 

那时我觉得不可思议,甚至悲叹中国的婚姻观在倒退,返祖到千年之前。但是我渐渐发现了,我们周围的男女关系越来越形式多样,当然有美男子左右逢源,却也有女神身边一堆拥趸者;女小三已经不再新鲜,男小三与本夫分庭抗礼的也屡见不鲜;有开放式的婚姻,相互纵容,接受对方寻求快乐;还有索性不婚不育,直接住在一起;半公开的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……

 

性别仍然很重要,但不再是第一顺位,经济、地位、个人魅力,决定了他/她的择伴能力。大部分人还渴望专一,另一部分只视之为荒谬或无所谓,道德规范必须屈服于实际生活的需要。能力越强,野心越大,范围就越发广阔。

 

朋友认为:做父母的再出格,恐怕也不会教育孩子在男女关系上我行我素。婚姻制度不会消亡,是因为保障家庭成员的权利是文明社会的标志,特别是妇女和儿童。

 

我也点头称是:在我有生之年,婚姻制度估计不会消亡。但在水底下,是否有暗潮汹涌?现在我们觉得骇人听闻的事物,有没有哪一天会成为司空见惯?他答不上来,我也答不上来。

 

婚姻是一潭混水。但,水至清则无鱼,看去混浊的东西,也许才会有更多的生命力。

 

婚姻中的透明——肯定比你能想象的更加琐碎


单位派我出差五天,走之前,我在餐桌上留下三张便利贴,交代NC的一些事项,这些都是平日里他不注意的生活细节,比如电源插头从来不拔、煤气阀不关、放入冰箱里的食物总是连着塑料袋、洗澡的时间过长、不会用洗衣机……所以,我尽可能地提醒他,多注意。

 

这五天,我们通了五通电话。简明扼要的。全然没有恋爱时的那番甜言蜜语,取而代之的是婚姻里那份安宁。婚姻里没有“废话”,我们再也不会煲电话粥。也不会问,“今天有没有想我?”“没有我在身边,是不是很不习惯?”之类的话。

 

“细节打败爱情。”也许只有在恋爱里才存在吧。如果说在恋爱的时候,我们总是有意无意的去刷自己的“存在感”,那么在婚姻里,更多的是一种长久轻松而心安理得的陪伴。

 

出差结束,历经八个多小时的火车,终于抵达。NC从来不会送我到车站,也不会制造突然接车的惊喜。

 

回到家。家中一片狼藉,地板上和茶几上的灰尘,厚到可以涂鸦;沙发上的沙发套和沙发表面已经分离,随意搭配,孤单的遥控器被生生抽出了布艺套;正要换鞋,却发现,已找不到鞋在何处,好不容易在茶几底下找到一只,而费尽心思,才发现另一只孤零零地躺在卫生间马桶旁边。

 

走进主卧,被子已经半摊在地板上,梳妆台上赫然躺着几条内裤,其中一条还挂在我的小雏菊香水瓶上;穿过阳台进入次卧,衣橱的大门敞开着,在房间的角落里又找到一个白色塑料袋,里面装着淌着油的饭盒;接着走到书房,睡莲的叶子已经被晒得发黑,花盆里的水被杂质侵占;还有我的书桌上那本翻开,尚未读完的页面上躺着他换下的袜子。

 

走进厨房,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,垃圾桶的垃圾已有一周多没有倒尽,灶台上滴满了已干的西瓜水,蒸锅里的玉米和炒黄瓜已经长毛,还有电饭煲里的红豆薏米粥发出又酸又馊的气味……

 

我不知道以上的陈述是否要已经表达清楚,也许还会有些恶心,引人不适。没错,这就是婚姻生活里关于真相的一部分,当然,也并不是所有的婚姻都如此。我没有呕吐的欲望,甚至我还在思考我该从何收拾起,虽然我心里早已燃气熊熊烈火。真的有种逃离的想法,忍不住祈祷,领导,请派我长期出差吧。

 

如果在以前看到这些,我会操起电话对着造成这一局面的那个男人,破口大骂。然后等着他回家,继续骂,一边骂一边监督他收拾干净。而现在,我只会嘴上嘟囔嘟囔,然后默默地把这一残局收拾。

 

就像我爸我妈这对老夫妻一样,有时我爸惹我妈生气,还骂她“笨女人”。我妈气得嗷嗷叫,结果我爸一发话“笨女人,给我削个苹果。”我妈嘴上说着“谁要给你削水果?”,说完便心口不一地跑去洗水果,给我爸削好。等我爸朝我妈招招手,“快点撒。”我妈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,嘴上还甜甜地应着“好嘞,来啦,来啦。”她不是卑微,不是妥协,而且她甘愿当他的“笨女人”,甘愿和他这样斗嘴一辈子。

 

婚姻里有太多诸如此类的琐碎,人往往很容易失去耐心,而对婚姻失去信心,但有时候,你又会觉得这些琐碎,其实也是一种幸福,它来得更加真实,它让婚姻变得更加透明。

 

婚姻中的恩爱——能摆平所有细节的平淡温暖


早起上班,身后有对中年夫妇和我一路,一直听到他们在细细碎碎的聊天,很有趣。

 

男:“一会吃包子吧,好不好?”

 

女:“好啊。”

 

男:“吃肉的还是素的?”

 

女:“肉的吧,肉的好吃。”

 

男:“那就要两个肉的,素的想吃吗?”

 

女:“也有点想吃,你想吗?”

 

男:“我也想,一会我先去占座,你去买包子。”

……

就是这些琐碎的再也不能琐碎的事,但两个人说得津津有味,有商有量,不急不躁。东北人很少有这么温柔的语气,这里地广人稀,人们习惯了粗声大气,稍微语气重点就像吵架,多聊几句难免扰民。

 

我不禁回头看,真的是扔到人堆里找不到的两个普通人,模样普通,衣着普通,但面色平和,笑容绽放。两个人没有挽手,只是头颈相靠,暗藏属于中年人的那一点缠绵。

 

或许我有点武断,我觉得凭他们的交谈方式,他们一定是一对恩爱夫妻。虽然我只看到了有关他们生活的最简单的一个断面,但这个断面所蕴含的意义和所具有的象征却叫人不能忽视。我有个表姨,老两口都八十多岁了,说话就是这样,他说什么,她都觉得好,有道理,她要做什么,他都支持,就算有不同意见,也是商量着来。

 

听他们说话,有一种温润的松弛感。不像我爹和我娘说话,身为旁观者都要替他们捏一把汗,因为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吵起来。他们讲话永远不投机,你往东我往西这种都是小case,动不动就翻扯出陈年旧账互相指责才是常态,此种婚姻也不是不能长久,但要说质量多高绝对谈不上。

 

可能有人觉得他们说的都是一些小事,谈得来算不得什么。可如果换一种心态来交谈,就算这样的小事都可能跑偏。

 

比如这样:

 

男:“一会吃包子,行吗?”

 

女:“就知道吃包子,吃包子,你不能换个花样吗?”

 

男:“那你说吃什么,每次都让我说,说了你还不同意。”

 

女:“你是我老公,连我爱吃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可说的?”

 

男:“那我爱吃什么你知道吗,凭什么每次都得依着你?”

 

以上对话可不是虚构,而是我的一位亲戚和老婆的真实生活场景。他和我抱怨,他们之间经常连最简单的吃饭都很难达成共识。这里的“包子”可以换成任意替换成饺子、馒头、面条子,这不重要,反正就是什么都得听她的,她还不明示,让他自己猜。猜不对了就不高兴,你让她先说她还没说意见。总之很头疼,很伤害感情。

 

我还在包子铺我听过这样的对话:

 

女:“吃包子吧?”

 

男:“到包子铺不吃包子吃什么啊?”

 

女:“吃肉的行吗?”

 

男:“不知道天热少吃肉馅啊,不新鲜,没常识。”

 

女:“那就吃素的。”

 

男:“别墨迹了,快点,都快迟到了,没点时间观念。”

 

看看,每句话后面都跟着疑问、指责、批判,两个人最终耷拉着脸吃完这顿饭。他们的负能量太强大了,强大到我连路过他们身边都踮着脚尖,轻轻溜走,唯恐引爆这压抑到极点的气场。

 

任何小细节都能变成大伤害,只要两个人都存了一颗互相不耐烦的心。任何小细节也都能暴露大恩爱,因为唯有被感情浸透了整个生活,才可能会有每一刻的心平气和。

 

两口子经年累月的生活在一起,什么是爱,已经说不清楚。怎么才算最爱,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表现形态,不能一概而论。但快乐和幸福却是能够感知的,是温情还是冷酷,需要从每天、每一次交谈、每一件小事中细细来体会。多年后回首,我们能够记住的,只是那么一个个片段,正是这些片段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人生故事。

 

刘震云说过:人生在世说白了也就是和七八个人打交道,把这七八个人摆平了,你的生活就会好过起来。

 

夫妻关系也是如此,无需将爱总是挂在嘴边,只要把所有的细节都摆平,比如一天三顿吃什么饭,放假是看电影还是看录像,到底是早起散步还是晚上遛弯这些小事,大家都能做到夫妻同心,有商有量,那么自然而然就变成了一对恩爱夫妻。

 

有一年我去大连旅游,在一处景点排队,大家都很疲倦了,有位中年女子将头靠在老公身上,老公的手温柔的护着她,脸上却一片淡漠,不像面前另外一对恩爱的小情人,搂着抱着,从表情到肢体语言都腻腻歪歪,如胶似漆。

 

但我更喜欢前者的状态,感情已经走过热烈燃烧的阶段,却没有变成一滩灰烬,而是在平淡的表面下暗藏温度。在难过的时候、疲倦的时候我要抱着你,你需要的时候我总是在你身边,生活的所有细节都并非出于展现情感的需要,而变成了一种本能。

 

版权所有:菏泽国色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旗下网站
联系电话:13061590279   联系人:周先生
微信号: Zhou3liang    鲁ICP备17019577号
技术支持:巨野信息网 【巨野网站建设】小溪建站